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八十九章 美的不像人
    直到天边最后一团晚霞消散之前,李轩才赶到了都城隍庙所在的鸡笼山。

    因宵禁的缘故,原本聚集在鸡鸣寺准备参与盂兰盆法会的人们都开始疏散返程,使得沿街到处都是人群。李轩担心伤人,不敢放马奔驰,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

    而就在李轩踏上鸡笼山的时候,却听到一个还算熟悉的童音。

    “婆婆,那好像是给我们送米的少爷哥哥——”

    李轩侧目看了过去,然后就发现了李婆,还有那位叫圆儿的小女孩。

    他一边心想这可真巧,一边策骑走了过去:“你们是来参加庙会的?”

    对于这两位事实上救了他命的人,李轩还是很上心的。尤其李婆的人品,让他很是敬重。

    “回少爷的话,恰逢中元,我带圆儿来烧香还愿。”

    李婆的神色无比感激,如果不是李轩及时下马扶住,她几乎就直接拜倒在地上:“可其实我与圆儿都知道,少爷您才是我们的菩萨。如果不是少爷您的好心施舍,贱妇就只有投河了。”

    圆儿则天真烂漫的说着:“我们还在佛前给少爷哥哥你祈了福,求了平安。”

    李轩则是苦笑道:“您这话说得太重,何况我也说了,这其实是城隍老爷的恩典。”

    时间紧迫,李轩无瑕与她们闲叙,他看了一眼李婆的腿脚,又放目扫望着四周:“我给你们安排一辆马车,把你们捎回去吧。稍后这城里不太平,还是早点归家为妙,今天最好是呆在家里不要出来了。”

    他在南京城内还是有点人面的,很快就找到了一家相熟的勋贵,托人将这对祖孙带回东城。

    只是在分别之际,圆儿却又跑过来,将一张竹牌送到了李轩的手中:“这是圆儿给哥哥雕的佛牌,圆儿还在佛祖的面前求他老人家开过光了。”

    后面的李婆则神色尴尬,这竹牌上的‘佛像’歪歪扭扭,看起来更像是妖魔鬼怪。鸡鸣寺的大师给器物开光,那也是要收钱的,至少十两起步。

    李轩却很高兴,他宠溺的摸了摸圆儿的头,又从袖里面取出几块绿豆糕,放到了圆儿的手中。那是巡街的时候,别人塞给他的,正好没地方处理。

    之后他又继续策马上山,仅仅须臾,就来到了都城隍庙前。

    此时鸡鸣寺的盂兰盆法会虽已没法举办,可那边和尚们的唱经声依旧高昂,广传数里。寺内寺外也布满了华灯,辉煌煊赫。

    而距离只有百丈之隔的都城隍庙,却是截然相反的状态,这里已经看不到香客,气氛阴森肃杀到了极点。

    已经久候他多时的听天獒,就立在城隍庙前的石狮子头顶,神色不耐的向他看过来。

    “你来得太迟了,怎么磨磨蹭蹭的?”

    它语气中既有不满,也有轻松。

    李轩则回过头,看了一眼西面天空:“途中遇见了熟人,不把她们安排好我没法心安。幸好,天还没全黑。”

    “可如果你耽搁了时间,误了老爷大事。你遇见的那对祖孙即便顺利归家,今晚也未必能够平安无事。”

    听天獒哼了哼,然后直接跳到了李轩的肩上,神色无比严肃:“进去吧,我们去城隍爷的正殿。按照我指的方向走!不可大意。”

    李轩心想不就是都城隍庙吗?又不是没有来过,说的好像是龙潭虎穴似的!

    他没有多想,直接踏入进去。

    此时李轩不知道的是,就在距离庙门大概三十丈距离的位置,有一位青衫中年人看着他逐渐消失在都城隍庙前的背影,眼中微现亮泽。

    他随后袍袖一拂,一只法螺形状的法器立时飞空而出。

    “主上,我们的机会来了。”

    “什么机会?”这是一位女子的声音,她初时是疑惑的,可随后就语调骤升:“是你跟着的李轩?”

    “我看见他进了都城隍庙,是听天獒亲自引进去的。”青衫中年的眼里浮现出兴奋之色:“这岂非是绝佳的良机?那位诚意伯再强横,也顾及不到地府之内。”

    ※※※※

    李轩在踏入到庙门之后,才发现这都城隍庙里面的建筑,这里面的一切都已经扭曲。直的变成弯的,弯的则是扭成了麻花,那些圆的就干脆是一环套一环。甚至还有些地方上下颠倒,左右难分。

    ——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觉,就好像是整个人走入到光怪陆离的万花筒。

    他意识到自己若是没有听天獒指路,怕是真的找不到城隍庙的正殿。

    “这是怎么回事?”

    李轩的眼中现出了浓浓的惊疑:“先说好啊,我只做我力所能及之事!”

    这都城隍庙里面的情况一看就不妙,他可没兴趣为别人的事情丢掉小命。

    “城隍老爷素来一言九鼎,他岂屑于骗你?”听天獒一声冷哼,语中含着些许的不满:“停步吧,我们已经到了。”

    李轩抬眼四望,却没有找到城隍的金身。此时听天獒却在他的脑门上一拍,然后他就感觉天旋地转,自己的躯体也在急速的下沉。

    等到恢复过来的时候,李轩发现自己进入到了一个幽暗无光,无比奇异的世界。

    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似乎浑身都失去了重量。周围则是一点光线都没有,不过此刻在他的身后,那红衣女鬼却散发出了赤红色的光芒,宛如一团十万流明的大灯,将周围都照射得清清楚楚。

    李轩也借此辨认出自己置身之地是一座庄严肃穆的大殿,殿堂之外则是一片宫殿群。

    可不知为何,这些造型古朴的建筑,还是给了他一些虚幻的感觉。

    好像自己在做梦似的——

    “果然是帝王之姿!”听天獒仰着头,以敬仰的目光看着红衣女鬼:“在凡世还显不出来,进入地府之后,其势就如渊似海,皇威如狱,盖压万物,气吞山河,合该为万乘之主!”

    李轩看了自己身后的女鬼一眼,然后又不解的看向听天獒,这家伙是在说他的守护灵有皇者之威么?

    可这女鬼除了会发光之外,他真没看出有其它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听天獒摇着头:“你是凡人,肉体凡胎是看不出来的,甚至许多鬼神都看不到。我是有特殊的神通在身,才能知道她的不同寻常。”

    “两位——”这是一个声如出谷黄莺,洋洋盈耳的女孩声音:“能否请问一下,你们究竟在看什么?”

    李轩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侧还有人在。

    他转头看过去,发现那是一位二八年华的秀丽少女,凤眉明眸,玲珑腻鼻,肤若白雪,第一眼的感觉,就是一位活脱脱从锦画中走出的人间仙子,又像是一尊象牙雕刻的女神。

    李轩却神色警惕,往后退了三步:“这位又是谁?”

    他感觉这少女,简直美的不像人。

    少女蹙眉扫了他一眼,顾盼流离间竟勾魂摄魄。然后她又疑惑的把目光投向了听天獒:“你们看的地方,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又为什么要瞒着我说话?还有,怎么会是他?你事前可没对我说,与我搭档的会是这位诚意伯家的二公子,据我所知,他还只是一个三重楼境的武修?”

    李轩这才知道,这少女竟似没听到听天獒说的话,也看不到他的红衣女鬼。

    他想这女鬼的‘见知障’竟有这么恐怖?明明现在的她就像是十万流明的大灯泡一样。

    “薛姑娘,别忘了你之前早有誓言,做事,少听,少看,少问,不能说。”

    听天獒答完之后,才为李轩介绍道:“这是天师府外门嫡传薛云柔,今次的事情,需要你们二人合力。稍后她会担任你的助手,助你一臂之力。”

    李轩更觉诧异,又特意上下看了一眼这少女,心想这就是薛云柔?整个南京城的勋贵子弟与世家子们趋之若鹜,梦寐以求的女神?

    他是久仰大名了,却一直没能亲眼得见。如今见面之后,才知传言不虚。这位薛姑娘,竟有着与江含韵不相上下的极品颜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