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80章 我好像进化了
    傍晚的时候,李轩又让人推着车来到了独山观。

    老管家准备的东西很充分,以至于他们全城送温暖之后还有不少剩余的。李轩干脆把其中一部分带上,又买了一些小孩的木玩具与肉食一起送了过来。

    等到他推门而入,就看见了正在清扫道观前院的乐芊芊。少女望见他之后也是一阵惊奇,然后眼里面就现出了一抹亮泽。

    “游徼大人也是来这里照顾小孩的?”

    李轩想了想,就点了点头:“算是吧。”

    他原本是没有这个打算的,只准备送完东西就走,可眼前少女这么殷殷期待的看着他,李轩也就顺水推舟了。

    照顾小孩是很麻烦的事情,不过这些九姓渔民的孩子在经历了那件事情后,都非常乖巧。加上李轩以前读大学的时候没少当义工,做起事情来,竟然比乐芊芊熟练麻利得多。

    等到把所有的孩子都送上床,乐芊芊就再次用那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李轩:“果然呢,传言都不能太相信。真正接触过之后才知道,游徼大人与我印象中的你有很大的不同。”

    李轩大概能猜到自己以前在乐芊芊的心目中是什么样子的,可他还是笑着问道:“可以说说吗?我以前在你心里是什么样的印象?”

    “懒散,混球,好色,以前在堂里培训的时候,我听说你整天都在青楼鬼混。你跟别人聊天,也是三句不离女人,说哪家更好玩,什么什么姿势。”

    乐芊芊的俏脸有些发红,语声也吞吞吐吐的,感觉这些话说出来都让人羞臊:“我姐姐说,要我离你远点,最好是离这么远。”

    她指了指大门,又指了指三清殿。

    李轩心想怪不得他在藏书楼见乐芊芊的时候,她会有那样的反应,害他还以为原身对这女孩做过什么很过分的事情。

    “啧!我可是听天将军亲口认定的无瑕君子。”

    李轩状似不满,可当望见乐芊芊一脸不能置信的看着他,就不禁哈哈大笑:“其实也没差,我以前确实很混账的。我现在想起来,都恨不得狠狠打自己几巴掌。”

    他随后就想起一事,从自己的袖中掏出了一根银质发簪递了过去:“对了,我还有一事要拜托你,原本是要等上班后再说的,可现在正好。”

    那是他与江含韵一起,在地下暗河找到的那根发簪。

    此时将军山血祭案虽已了结,发簪的主人也未必与血祭案有关。可此事终究是与红衣女鬼有关,李轩本身也有着一定的强迫症,最终他还是决定查一查。

    所以昨天下午李轩就去过了教坊司,可出乎他意料的是,最近十年当中,教坊司都没有一位姓陆的官妓。

    而李轩如今能指望的,也就只有乐芊芊这个人形百度。

    ※※,※※

    给小孩们洗完衣服的时候就已是三更天了,李轩望了望天,就打消了回府的念头,直接就在独山观住了下来。

    留宿的好处是他的修行功课不会因此落下,这晚李轩也是与前几日一般,都是先用一颗‘六道人元丹’,再搬运周天,修炼内元。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在洞庭湖为龙君洗澡时,李承基许诺给他的报酬也在两天前到货了。那是一颗三炼精元丹,出自于北方全真道,效果与六道人元丹差相仿佛。

    不过李轩知道自己是该缓缓了,他起床照过镜,感觉自己的眼睛就像是激光灯似的,灼灼逼人。

    这是因大补的药物吃得太多了,这几天总共一颗‘五雷神丹’,三颗‘六道人元丹’,他的母亲刘氏还额外给他寻了一些滋补阳气的药物。

    这让他体内四处‘漏气’,真元膨胀,又不能完全控制,因此散溢于外。

    此外还有个副作用,李轩这几天晚上都春心萌动,冲着自己身边的女鬼遐思不已,一直在努力封印着自己修炼十年的麒麟臂。

    他是怀疑这女鬼已经有了灵智。如果自己真这么做了,很可能会丢人现眼。

    所以在早起的时候,李轩不但给自己洗了个冷水澡,还额外加炼了两轮寒息烈掌。

    可他随后就看着一块被他寒掌冻住的岩石,一阵愣愣发呆。

    李轩感觉自己的寒力中多了一些其它的东西,以至于这岩石的内部结构,也被他的寒掌破坏。

    ——这是以前没有的。

    说起来,昨天晚上修炼的时候,李轩就有这样的感觉。他的寒系真元似乎不再纯粹,却更加的霸道,更加的阴寒。

    “游徼大人,我们再不去应卯就得迟到了。”同样留宿的乐芊芊走了过来,好奇的询问道:“这石头有问题吗?”

    随后她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眉眼微凝:“这是,阴煞?”

    在寒力中融合煞力是很常见的事情,诚意伯府一脉的寒系真元也都是带有阴煞的,如此才能与各种异火异雷抗衡。

    可乐芊芊辨识出李轩这一掌携带的阴煞,却是额外的强大,霸道,精纯!

    “我没主动修习过,这应该是与我的守护灵有关。”李轩若有所思的回应道:“昨日我遭遇了紫蝶妖女,这只守护灵可能是自发护主,与紫蝶妖女对峙了片刻。当时那妖女说,是九幽绝寒。”

    “九幽绝寒?她真这么说?”

    乐芊芊再次吃了一惊,然后神色复杂的轻吐了一口浊气:“九幽绝寒,这是最顶级的九幽阴煞与寒力结合之后的产物。大人你的守护灵才初生不久,居然就能掌握如此强大的寒力,真不知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

    她想自己如果能看得见就好了,可随后乐芊芊又笑了起来:“我猜这应该是游徼大人你的真元,与你的守护灵相互影响了。这是好事,也是游徼大人你的机缘,它迟早会让你的寒系真元成为真正的‘九幽绝寒’。如果未来您最终能摆脱它的煞力侵袭,那么仅仅只是这寒力,就足以让大人你成为这天下最顶尖的人物。何况你的守护灵诞生才几天?这‘九幽绝寒’以后一定还会进化的。”

    李轩则悠悠一叹:“你说的是很美好,可我真不知道自己活不活的到那个时候。”

    不过这的确是一件好事,李轩又兴奋,又得意,又手痒。前往朱雀堂的途中,他就想今天彭福来与张岳如果也被抓走就好了,他又可以大显神通,试试这寒煞的威力。

    可惜,当李轩抵达朱雀堂的时候,发现他两个死党都全须全尾的来上班了,来的时间居然还比他早。

    然后当李轩来到朱雀堂不久,就见江含韵的母亲江夫人提着一个香气四溢的砂锅,走入到他们的小院。

    恰好马成功在他们院中,在给李轩他们的小组布置任务,这位嗅了嗅,不禁一阵错愕惊喜:“这汤好香,我闻到了老虎肉的味道,这怎么好意思?怎敢劳动伯母为我们这些粗人——”

    可结果江夫人一巴掌,就将马成功的手拍开,然后笑眯眯的把那砂锅放在李轩的面前。

    “谦之啊,这是伯母特意为你熬的虎丹汤,快趁热吃了。你伯父昨日在镇江宰了一条百年妖虎,他带了妖丹与虎肉回来。谦之你最近不是在苦练武艺吗?我寻思着正好给你补一补。当年含韵筑基习武的时候,可没少吃这个。”

    这个时候,这院中的几人,彭福来,张岳等等,全都目瞪口呆。

    而就在几个呼吸之后,江含韵又气又急的走入进来,一声羞愤欲死的大喝:“娘!你在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