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77章 被嫌弃的送温暖
    “怎么会是你?”

    李轩很奇怪的看着进来的马成功:“都尉大人没有休沐吗?我看你难得有空闲下来的时候。”

    马成功顿时眼神复杂,一副一言难尽的神情。

    江含韵则道出了缘由:“他妻子这几天都要值班,所以他干脆就宿在了朱雀堂。”

    李轩眼里面,顿时就充满了对马成功的同情。作为一个经历过现代职场的人,他明白马成功的难处与痛苦。

    此时江含韵又吩咐道:“老马你去外面录口供,把爱晚楼所有可能涉案之人都带回朱雀堂。李轩留下来勘察现场,看看是否有其它可用的线索。”

    马成功不禁唇角再抽,他知李轩这厮,显然是已经踩着他上位了。在江含韵眼中,这家伙分明已成了现场勘察方面的第一人选。

    不过马成功还是慨然应诺,半点不拖泥带水的走了出去。他不是嫉贤妒能之人,李轩这十几天来展露出的本领与潜力,都很让他佩服,也非常期待。

    两日前让他们明幽都扬眉吐气的血无涯案,就是李轩的手笔。

    此外他因刚才急于援手,出了一个不小的纰漏,居然忘记了让部属封锁外面的爱晚楼。

    想想就可知道,这水井里面藏了两个弥勒教的余孽,爱晚楼的一应人等岂能无人牵涉?

    所以他此刻也是急于出井,试图弥补这一疏漏。

    李轩在石室当中很仔细的勘察,几乎是一寸寸的寻觅着。江含韵也将她的四尾灵狐放了出来,一起搜查着现场。

    可这里的一切,都被她与那黑衣女人的雷火破坏得干干净净。

    最终他们两人只能提着两个案犯,还有爱晚楼的一众嫌疑人回到了朱雀堂。而就在他们刚刚踏入正门,就又被传唤到了朱雀堂的正殿,伏魔总管的面前。

    “弥勒下生经与大小明王出世经?”

    堂上白发目盲的老者陷入了凝思:“也就是说,这次的血祭案。很可能是弥勒教在幕后操纵?”

    江含韵跪坐在堂上,用不确定的语气答着:“我在现场看到的情况是如此,真相到底如何,还是得看审讯的结果。”

    就在这个时候,火鸦都指挥使雷云大步流星的走入进来:“总管大人,血无涯已经招了,是弥勒教余孽。”

    他用冷冽不满的目光,看了江含韵与李轩一眼。然后继续禀报道:“主事的就是他本人,据说是准备在南京城祭炼旱魃,结果因遭遇当时绝不该出现在南城的江校尉,因此功败垂成。”

    “看来是对明幽都擒拿的这两人有了感应。”

    老者冷笑,竟有怒发冲冠之势:“在南京城内祭炼旱魃,他们好大的狗胆!传我之命,即日起将这血无涯镇入镇妖塔的最底层。”

    江含韵却心念一动,询问雷云:“我前后感应到的煞尸气息不同,血无涯他可有解释?”

    “他说不清楚。”雷云冷淡的答着:“不过在不久前的血祭中,他们在那具煞尸体内,注入了一些腾蛇之血,所以前后可能有了变化。”

    江含韵为之一愣,然后就一阵释然。

    李轩则眉头微蹙,他心想这倒是说得过去,血祭案与血无涯案至此可以说是水落石出。

    可他还是搞不明白,自己身后的红衣女鬼,到底与这桩案子有何牵涉?

    还有他在那地下暗河中,借那死者记忆看到的两个女子又是怎么回事?都能元神出窍了,总不可能是今天擒拿的那两位。

    “此案终于了结,所有凶犯都已伏法,当浮一大白。”

    堂上的老人,此时却又有些好笑的‘看’着下方的两人:“按说老夫也该高兴的,你们如此勤勉,居然连休沐时间都在忙着公务,孜孜不倦的追索案犯。可老夫以为,你们年轻人真没必要把所有时间精力都放在公务上。忙碌之余,偶尔也该停下来看看沿途的风景。否则到我这年纪,迟早都会悔不当初。有些景色,那是只有在你们这个年纪才能体会得到的。”

    李轩心想这位总管大人说的真是极有道理,如果能再开恩给他们延长一下休沐假期就好了。

    可惜,白发老人只是给他们又记了一次‘中功’,就把他们赶了出去。

    而江含韵在分别之际,更是好心的提醒着:“总管大人说的话,你听听就可以了,可别当真。这死老头,你别看他话说得漂亮,可该加班还是得加班,也没见他额外给假,他巴不得我们每天都在衙门里面给他做牛做马呢。所以剩下的时间好好休息,接下来就是中元节,我们又有得忙了。”

    李轩心想血无涯案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朱雀堂会有大量的人手空余出来。难道还得过零零七的苦日子?

    可当他回思着原身的记忆,发现去年的中元节,六道司也是忙碌过一阵儿的。

    “中元节阴力极盛,鬼门大开,群鬼夜游。”

    江含韵解释着因由:“未必会出事,可我们不能不防。以往每当战乱,中元节无数恶鬼无人制约,不知害死了多少百姓。近年的阴力又额外强盛些,之前几天金陵城也是灵灾频发,所以——”

    李轩已经明白了,所以他们明幽都,还是得上街巡视。

    ※※※※

    虽然江含韵提点李轩要多休息,可结果次日李轩还是起了一个大早。

    这次却不是为修习武道,而是为了前天对城隍老爷的承诺。他得拿给听天獒修金身的钱,去给全城的孤寡残疾送温暖。

    这件事李轩一个人搞不定,所以他早早就让管家用银钱换了一些米与缝好的布衣,还给他备好了一队家丁。

    诚意伯对此自是鼎力支持,他两天前听说这件事之后就老怀大慰,特意吩咐了管家让府中全力配合。

    而李轩原本的打算,是想在南京的四面城门搭棚子施几天粥的,却被他家的管家拦住了。

    “没用的二公子,我估计不会有多少人来领粥。如今这全城的贫民乞丐都被那紫蝶妖女给养刁了胃口,他们现在躺着就有钱,哪里还会来吃粥?何况二公子你要接济的既然是孤寡老幼,他们一来走动艰难,二来也挤不过那些恶丐。”

    李轩心想也对,还是送东西上门吧。

    清晨时分,李轩一行人就推着二十几辆车,拉着一大堆东西出门,然后从南城开始循着一条条的街道布施。管家指点的方法是先找到各条街的里长(里甲之制,百十户为一里),请他们指认那些孤寡的居处,再将米和衣服送过去。

    李轩当然没可能去一一拜门,不然他花个五六天都别想搞定这桩事。所以绝大多数还是得由诚意伯府的家丁去送——这些都是由管家精心挑选出来的,勤快可靠,手脚干净。

    李轩亲自负责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可被他送温暖的部分对象的反馈却不怎么好,甚至可以说是被嫌弃了。

    “TUI!就这么点东西,也好意思布施?”

    “东西放那里吧,慢走不送。”

    “这衣服的料子一般,有点大了。就只有这二十斤米吗?居然还是糙米——”

    “给银子不行?我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他们才把进度推进到南城,李轩的贴身长随李大陆就已经气坏了。

    “这些人,送他们东西还不好?还挑三拣四,嫌东嫌西的。少爷,您这就是花银子找气受。早知道直接送银子得了,简单省事。”

    李轩冷冷的睨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往前走:“少废话,速度快点,跟上!午时之前,我们得把这条街搞定。”

    他对城隍爷吩咐的这件差事,最初是抱着应付的态度。可在一家家布施过去之后,他的心情却逐渐沉重,也越来越认真了。

    此时的大晋,虽是在明君贤相的治理下逐步从早年的衰败中走出,可底层的百姓还是非常困苦。何况以古代农耕王朝的生产力,哪怕是所谓的盛世,百姓的日子也不见得多好过。

    而那些失去依靠,也无法谋生的孤寡残疾,就更是活在地狱当中。

    他们这一路行来是受了不少气,可那些冷言冷语,嫌东嫌西的人终究只是少数。且这些人残疾孤寡的身份其实存疑,他们的家境大多都很不错。

    绝大多数真正值得救济的对象都是明辨是非,懂得好歹,甚至是对他们感激涕零的。

    所以碰到那些家境额外困苦的,李轩还会在原本的馈赠之外再多留一些银两。银钱不多,却能稍稍改善一下他们的处境。

    李轩前世的时候,他父母除了他日常的生活开支,其余都是不管的。大学之后更是只能自力更生,还要自筹药费。

    李轩尝过困苦的味道,也遇到过不少善心的贵人。他愿意在自己有余裕的时候,向他人伸出援手,将贵人们递过来的火焰,传递给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