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74章 是他约我来的
    “之前范围太广,我又急于寻觅那条暗河,没让小雷它仔细去找。可今日只要那女人还留在秦淮河,我定让她无处藏身!”

    江含韵神色是自信满满,满怀期待的。她还特意取了一张符箓,用在了小狐狸的身上——那是可以大幅的增强小雷灵觉的法术。

    可就在不久之后,江含韵的脸色就再次发青。这倒不是因狐狸不给力,而是因她们两人每至一家,都得到了贵宾级的待遇。

    “哎哟,这不是李二少吗?今日是打算在这边歇着,怎么还带了女人过来?”

    “李二少你最近怎么了?许久都没有来了,茜茜她都想你想得发疯。”

    “轩少,要不您等等,我们家的媛儿很快就起床了,我这就唤她过来作陪。”

    “二少你也太无情了,含烟最近为你可是茶饭不思,就期待着与二少你再次约于黄昏之后。”

    李轩感觉江含韵的视线,都快把自己剁成碎片了。他背心的汗还没干,就再一次湿透。

    “都说了我以前确实荒唐,可现在已经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了。您看,她们没说我近期来过这边吧?你不是让小雷盯着我吗?它可以给我作证。”

    小雷‘嗤’了一声,就把小脑袋偏开,看向了别处。它哪里可能一天到晚盯着李轩?不要睡觉的吗?

    不过江含韵的神色,还是缓和过来:“你以后别让我知道你来过这种地方。”

    话一出口,江含韵的脸就又红了一红,忖道自己是用什么身份说这句话?为何要管他去不去这种勾栏之地?

    “肯定不会来!”李轩举起手,信誓旦旦的保证:“我李轩如再无故踏足此间,不用校尉大人您动手,我自己就剁了我的脚。”

    这个时候,他们恰好来到沿河第六家青楼‘雪月居’的门前。两人才刚踏入进去,就听一声满含惊喜的叫唤:“这是轩少?”

    随着一团香风,一位穿着绿裙的女子,直接就朝李轩的怀里扑过来。

    李轩已经在心里大骂,原身到底给自己挖了多少坑?这家伙年纪轻轻的,才十八岁就把整条秦淮河上百家青楼都睡了个遍?

    他急忙往旁一闪,远远避开那绿裙身影。

    后者竟是一位体态妖娆,娇艳如花的女子,她扑空之后,神色错愕的朝着李轩看来:“轩少你这是怎么啦?怎么忽然就害起了羞?”

    她又摇曳生姿的朝李轩款款走来,试图去抱李轩的手臂:“还是说,轩少你已经忘了霏霏?你们男人可真无情,可怜你我一个多月前才你侬我侬,可如今霏霏在你心里就没位置了。你那时可是信誓旦旦说是要常光顾霏霏——”

    “姑娘自重!我李轩而今已是改邪归正了。”李轩将女子的手强行拨开,一双腿已经在打哆嗦,他感觉到江含韵的杀意正在快速升腾,远超以往任何时刻。

    “改邪归正?”绿裙女子更加奇怪了:“可彭公子不久前才在我们雪月居定了一个包厢,岳少他还给你单独点了我们楼里三位最红的姑娘,说是要给你庆生来着,要给你一个惊喜,来一次一龙三凤——”

    她说到这里才发现不对劲,这雪月居门口的气氛,不知何时竟凝冷如冰。旁边一位貌美倾城的少女,正用冰冷锋利的目光看着李轩,似乎在研究着要怎么用刀,才能将李轩干净利落的砍死。

    李轩已经在杀气压迫下脸如土色,不但连话都说不囫囵,连语音都打着颤:“那,那,那是彭富来与张岳自作主张,我,我本人没同意——”

    他心想自己这次可真要被彭富来两人给坑死了,原来今天最大的坑,是自己这两个死党给他挖出来的。

    “走了!”

    江含韵面无表情的一拂袖,直接往门外走了出去。李轩见状急忙跟上:“这雪月居你不查了?”

    “小雷说那女人不在这里。”江含韵的声音毫无温度:“你李轩好得很嘛,洗心革面之后还玩起了一龙三凤。”

    “我觉得这件事我可以解释——”

    李轩试图证明自己的清白,可这时候,他已经看到了一团黑影到了眼前。

    这情况他很熟悉,在地下暗河里面才发生过。

    李轩的眼中不由流露出绝望之色,果然下一刻,李轩就觉眼前一黑,眼前直冒金星。

    他心想好吧,这下左右对称了。可江含韵的怒火显然还没有发泄完,她的第二拳已经在路上了。

    就在李轩无奈闭眼之时,他的耳侧听到了一声尖叫:“江含韵,你在干什么?”

    江含韵挥出去的拳头,立时就顿住了,她万分诧异的转过身,然后就见她的母亲江氏立在十步外,正以含着痛心,恼怒的目光往这边看着。

    “母亲?”江含韵错愕不已,眼神不解:“您怎么会在这里?哎呀!娘你住手,这可是街上。”

    却是江氏大步走了过来,一手就拽住了江含韵的耳朵,她的脸色沉冷:“我交代过的,这个时候,你应该在阅江楼与张家的公子见面!”

    李轩神色恍然的看着江含韵,原来这位是翘掉约会,偷跑出来的。

    他知道阅江楼乃南京名楼,由晋太祖下诏建成,号称江南第一名楼。这数十年来一直都是南京的名媛公子们的相亲圣地。

    “我就不想见那什么张公子——”

    江含韵感觉自己耳朵上的力度更紧了,她眼珠一转,就看到了旁边看热闹的李轩。可能是情急,她不假思索的朝着李轩一指:“是他把我约过来的!”

    李轩微微愣神,然后就见江氏以微含炽热的目光朝他看来。他暗觉好笑,面上却一派的文质彬彬,如谦谦君子般的一礼:“小生李轩,见过江伯母。数日前许国公府那一会之后,小生就一直想与江伯母再见一面,不想今日就能得缘一会。”

    “确实是缘分,我今日本是打算去大报恩寺给含韵她求一份良缘,结果才刚从寺里面出来就遇到你们。”江氏神色有些惊喜,又含着慎重:“这么说来,确实是你约的小女含韵了?”

    大报恩寺也在内秦淮河,就在这附近。

    李轩当然不敢在这时候给上司拆台:“正是!小生休沐一日之后,就对含韵她极为想念,只觉已隔三秋。”

    江氏听了后当即眉开眼笑,可她随后就看见李轩脸上的两个黑眼圈,不由面色一青。江含韵则感觉不妙,她发现母亲扯她耳朵的手又重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