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73章 打人别打脸
    当两人到达那条地下暗河,李轩只四下里看了一眼,就知道以自己的水准是别想在这里勘察到什么线索了。

    负责后续收尾的‘火鸦都’对现场的清理非常彻底,这四周干净的像是被洗过一样,除了一些战斗的痕迹之外就什么都没有。

    李轩还是很认真的一处处仔细搜寻,然后每隔一段距离,就施展一次招魂术。

    江含韵的四尾灵狐也在到处嗅着,可没过多久,这只小狐狸就摇动着它的小尾巴,返回到了主人的怀中。

    江含韵有些失望的看向李轩:“小雷没嗅到什么可利用的气味,李轩你那边有收获没有?”

    此时的李轩,却陷入到了另一个人的视角中。

    他的招魂术没有成功,可红衣女鬼的红色丝线,却如他所愿的再一次爆发开来,探入到那些被他聚集在一起的灵魂碎片当中。

    然后李轩的脑海内,又有了一段陌生的记忆生成。

    这是一段非常抽象,非常诡异的记忆——李轩看不到任何东西,却又能够感应到周围的流水,洞壁,还有水中的游鱼,以及各种物体的形状。

    一定要形容的话,可能用‘雷达’来形容最合适,李轩就感觉自己,是用雷达的方式收集周围的信息。

    当然,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段记忆中,李轩‘看到’了从右侧河道漫步行来的两个裙装女子,其中之一往李轩方向遥空一指,这段记忆的主人就在一阵剧痛中魂飞魄散,化为残灵。

    让人吃惊的是,旁边还有三位火鸦都的伏魔游徼正手持罗盘沿河探看,可这三人对于她们的存在都视如未见。

    李轩心想这莫非是‘杀人灭口’?不对,是‘杀魂灭口’。这段记忆的主人,当时应是灵魂状态。

    此外这二女的身躯,很可能不是实体,而是以魂体之躯存在。只因他刚才亲眼看见这二女轻飘飘的穿越过石层——这哪怕是土遁术登峰造极之人,也难以用血肉之躯办到。

    而要想修成出窍元婴,那至少都是九重楼境,甚至可能已经修成了‘阳神’。

    这是一份线索,可李轩却没可能直接告知江含韵,他无法对这位解释自己所见到的情况。

    此外让人遗憾的是,李轩没能够看清楚她们的相貌。他努力感知的时候,只能‘看见’一片模糊的景貌,就连这两位女人的衣着首饰,也都无法‘看’清。

    幸在除此之外,他还是有收获的。李轩循着身后女鬼探出来的一条红色丝线往左面走了几步,然后俯下身用刀鞘翻开了下方的泥土。

    “这下面有东西?”江含韵一个迈步,来到了李轩的身侧:“怎么发现的?”

    这边她刚才其实也扫视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可她这个下属,却总能出人意料的找出一些被人忽视的重要线索。

    “这里有被动过的痕迹,可能是被火鸦都的人漏过了。”

    ——其实一点痕迹都没有,这就是李轩为何先斩后奏直接开挖的缘由,只因他实在没法解释。

    “是吗?”

    江含韵半信半疑,可还是动手帮起了忙。

    而等到两人一起下挖到五尺深的时候,江含韵的眼眸也微微一亮。她的灵狐也有了反应,在她耳侧轻轻吟叫。

    “你退后!”

    她一声呵斥,让李轩退开一丈距离。然后双手下按,再往上一抽,就有一大团泥土,被她强行从地下吸出。

    而此刻两人的视线,都被这些泥土中的一个青色的包裹吸引。

    李轩不禁眉眼微扬,心想还真有东西!他刚才体会死者记忆,发现此人临死前最后注意的,就是这个方位。

    关键是红衣女鬼直接伸出一条红色丝线,落在这块泥土上方。她似生恐他注意不到似的,那条丝线还特别的粗。

    李轩猜测这里可能藏着什么对那死者而言至关重要的东西,最后果不其然。

    江含韵则探手一招,将那包裹取在了手中。她神色兴奋道:“居然还真有东西,果然把你叫过来是对的。”

    李轩闻言也有些得意,尽管这都是他身后那具守护灵的功劳。

    江含韵赞了一句之后就打开了包裹,包裹的最上层是几册功法与观想图,还有几个丹瓶。江含韵一一看过之后,就又把目光放在了最下方的铁盒上。

    她兴致勃勃的将盒盖打开,可随后少女的眼里就现出了浓浓的失望:“就这东西?”

    那是一根银质的发簪,并无任何出奇之处。雕纹,手工都很普通,工艺也非常的平庸。

    只有髻根处,有一个‘陆’字刻文可能作为线索。

    可李轩的眼神,却为之一凝:“这东西我好像见过?而且还不止一次。”

    他莫名的有种熟悉感,似乎是来自于这具身体的原主。

    “你见过?”江含韵当即语声急迫的追问道:“你在哪里见过?”

    “大人你让我想想。”李轩在努力翻找着原身的记忆,他花了至少四分钟时间,然后瞳光一亮:“是南京教坊司!”

    他欣喜的看向了江含韵:“教坊司在女孩梳拢时会给她们打一副银质的头面,是固定的三种样式——”

    可不知怎的,李轩发现江含韵的脸竟有点发黑。

    “教坊司的头面,你还见过不止一次?”

    江含韵柔柔弱弱的笑着,可她的一双玉手,此时却在‘咔嚓擦’的作响:“哎呀呀,真没看出来,李轩你还挺风流的。”

    “是下流!”李轩已经满头的冷汗:“可属下现在已经洗心革面,浪子回头了。那都是前尘往事——”

    ※※※※

    两刻钟时间之后,脸上多了一个黑眼圈的李轩,又随着江含韵一起出现在了内秦淮河的起点东水关。

    他一边用自制的冰块给自己冰敷,一边不满的抱怨:“校尉大人您这算不算是多管闲事?算不算对属下擅动私刑?属下以前的生活确实荒唐了些,可那是属下的私生活,只要没误了公务,与校尉大人何干?”

    虽然这是为自己的前身背锅,李轩还是感觉不甘,不爽,谁都不乐意顶着熊猫眼上街。

    这女人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明明力道不是很重,却连他身上的夔牛夜光甲的防御都给打穿了。

    “还有,你打人也别打脸啊,即便打脸,也可以用那种不留痕迹的技术——”

    李轩说到一半感觉不对劲,这不是鼓励对方揍自己吗?

    江含韵的回应,是直接舞了舞她的小拳头:“你再废话,小心我再揍你!”

    此刻她的脸颊有些微红,李轩其实说得没错,这确实与她无关。在她麾下喝花酒,逛青楼的人多了去了,江含韵除了偶尔腹诽鄙视一番之外,从来都不放在心上。

    可今天听到李轩说的那几句话,她莫名的就感觉不舒服,心里的火气‘腾’的一声就上来了,不知是什么缘由。

    难道是因那晚在许国公府,李轩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可她很清楚的知道那是李轩在逢场作戏。

    李轩很无奈的在武力胁迫下屈服:“那么我想知道,大人您在这边可有头绪?”

    “头绪我没有,可有个笨办法,你跟着走就可以。”

    江含韵横了李轩一眼后,就沿着内秦淮河岸边的街道往西水关方向走。

    她所谓的笨办法,就是让她的四尾灵狐一个个青楼里面去嗅。

    李轩则心绪一紧,这女魔头莫非是要带他逛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