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71章 别把我当神
    凌晨时分,李轩就让自己的长随李大陆提着一筐子烧好的骨头汤,随他一起来到了城北鸡鸣寺附近的都城隍庙。

    金陵的城隍庙有很多,又是国之南京,所以朝廷在城内册封了一个都城隍庙,为南方城隍与金陵诸城隍庙之首,对于长江以南的诸城隍,都有着理论上的节制之权。

    由于七月十五中元节在即,都城隍庙的香火非常旺盛,李轩到来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山人海,摩肩擦踵了。

    中元节是三官大帝中‘地官’清虚大帝的节日,而土地神都属‘地官’管辖,所以百姓按惯例会在中元节之前拜祭各地城隍与土地。

    李轩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挤入到正殿里面拜祭过城隍,接着又来到城隍殿旁边的一个偏僻巷道,一个只有半人高的神龛前。

    里面供着的神像是一头獒犬,神号为‘听天将军’。

    这里的香火还是很旺盛的,那些城隍的信众在祭拜完城隍后,照例会给这头据说是城隍座前最得用,最宠爱的神兽烧一点香火。

    李轩先给这位上了三柱一人高的香,然后就口中念念有词:“獒兄,今日李轩冒昧前来拜访,还请不吝拔冗一见。听说獒兄你喜欢吃骨头汤,李某特地请了三味居的大厨,给您做了一些——”

    其实早在朱雀堂那次见面之后,他就想来拜访这头听天獒了。只是这些天一直都在忙,没得空闲。

    不过李轩一连复述了三次,都没见那神像有任何反应,周围也没什么动静,反倒是引来周围香客的侧目以视。

    让城隍座前神兽‘拔冗一见’,这小伙子什么来头?脸很大啊。

    等了大概十分钟,李轩不禁有些失望的微一摇头:“走吧,我们回去。”

    “那这些龙骨汤呢?”李大陆提了提自己手中诺大的一个篮筐:“要不放这里吧?”

    这东西可累到他了,足有一百多斤重,从城南诚意伯府一直提到这边,足有十多里路。

    “放这里干嘛?当然是带回去吃!”李轩瞪了自己的长随一眼:“花了二百两银子呢,三味居最正宗的龙骨汤,即便听天将军不喜欢,那也不能浪费了。”

    普通的龙骨汤当然不值二百两这个价,哪怕它是出自举世称恭的大厨也不值。可这汤里面的龙骨,却是出自一头角鳄。是长了角的鳄鱼,体态则类似于尼罗鳄,由于是龙裔,一出生就是入了妖品,所以是真正的‘龙骨汤’。

    这个世界的角鳄还是蛮多的,古代也没有动物保护的思想,反倒是因这些妖物,沿江一带有许多人遇害,各处都喊打喊杀。

    所以有修士专门捕杀角鳄,将之贩卖到各大城市的酒楼,一尾可以卖出两三千两。

    李轩也不禁感慨这个世界的龙族挺没尊严的,不是被人骑就是被人吃。

    “带回去?可神明老爷会生气的。”李大陆嘟着嘴,感觉自家公子很不讲究,可他随后还是轻叹了一声,又提着篮筐往外走。

    可两人才刚刚走出城隍庙,就见一头獒犬飞空而至:“李轩你这人也太不地道了,这骨头汤都送到本神面前了,居然还要带回去,实在太没诚意,太没下限,太不当人子了。”

    李轩顿时一乐,心想乐芊芊提供的情报果然没有错,这头城隍座下的獒犬,果然是没法抗拒龙骨汤这一美食。

    他示意李大陆将篮筐放下,听天獒也毫不客气的把盖子掀飞,首先畅饮了一口。

    “果然是出自三味居的大厨之手,真是美味——”

    听天獒的脸上流露出享受之色:“有酒吗?可带了酒来?这龙骨汤不下酒,还是缺了点味道。”

    李轩笑了笑,从袖中取出两个瓷瓶:“同是出自三味居的‘黄龙醉’,据说产出有限,我花了一百多两只能买到两瓶。”

    “已经够了。”

    听天獒大喜过望,它张口一吸,就将瓷瓶里的一团酒液吸入口中,神态更加迷醉:“獒爷我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搭配正好。你要是带一大缸普通的黄酒来,我反倒不习惯。”

    它狂吃海喝着,很快就将那龙骨汤里的骨头吃了大半。然后这位就神色讪讪,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李轩:“我知道你是为何而来,可你要问的事,我是真帮不上忙。”

    李轩皱了皱眉,无法置信道:“怎么会?难道以獒兄你的能为,也不知我身后这女鬼的来历跟脚?”

    “知是知道的,可我不敢说啊。”

    听天獒的脸色发苦,尾巴耸拉着:“说了之后就会有无穷祸患,不但我的命可能保不住,还会牵累到我家老爷。”

    “无穷祸患?有这么严重?”

    李轩莫名的想起了西游记中的一个名场面,那位斗战胜佛与六耳猕猴打斗,一起闹到了地藏佛的面前,要地藏佛的坐骑谛听分辨真假。

    最终谛听说的是‘名虽有,但不可当面说破,又不能助力擒他’,又说‘当面说出恐妖精恶发,搔扰宝殿,致令阴府不安’,最终只能让这两位一起去找如来佛——

    难道说这祸患,竟然大到连城隍都兜不住?

    “真的一点都不能说?那总能给我推荐一个可以说的人吧?”

    “这个也没有,你当你身后那位的来历简单么?不经历非常之事,岂能有大帝之姿?”听天獒果断摇头道:“其实这金陵城内,倒也有一些身具此等神通之人。可你确定你要去找他们吗?那可就是羊入虎口,肉包子打我,有去无回了。”

    李轩只能退而求其次:“那么獒兄可能教我一二保命之法?”

    “也没有。”可能是担心李轩翻脸,听天獒把最后一根骨头叼在了嘴里,语声含糊的说着:“我只是一条狗,别把我当成神。”

    李轩不由一声叹息:“罢了,原本还想给獒兄你塑一个金身的,可如今看来,却是能省下这笔银子了。”

    “你这家伙,也就只这点道行。”

    听天獒不屑的斜睨了李轩一眼:“别想用这一套,凭爷的谛听之能,想为我塑金身的不知有多少?可爷我不缺香火,不缺金身,不屑搭理!”

    李轩心想也对,这听天獒的能耐,就像是一个二十四小时覆盖全城范围的监控器。任何人遇到这位,估计都得供着。

    他只能万分遗憾的冲听天獒拱了拱手:“李某心切于自身性命,一时情急,言语得罪之处还请獒爷勿怪。”

    不过就在他想要离去的时候,却听那听天獒忽然喊了一声‘慢着’!

    当李轩转过身,发现这头听天獒正眼神灼然的看着自己的某个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