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68章 人都不了解自己
    在李轩走出藏器楼的时候,就已经将那双‘赤雷手’带在手上了。

    尽管李轩在换取之前各种嫌弃,可在此物上手之后,李轩却是差点就把‘真香’这两个字直接说出口。

    这手套与他皮肤极其贴合,而且非常的舒适,戴上之后就完全没有任何异物感,就像是这手套本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不可分割。它甚至还可随着主人的心意变换颜色,不用一直维持现在的土豪金。

    李轩又试着用自己的腰刀斩击,果然毫发无伤,连一点白印都没有留下。

    这里必须一提的是,李轩使用的腰刀可不是六道司的制式版本,而是他从家中寻来的一把百炼宝刀。极其的锋锐,也极其的坚韧,杀伤力完全可比拟一件低级法器。

    可即便是这把刀,也不能损及这‘赤雷手’分毫。

    他再尝试使用‘洞玄惊神指’,一双手瞬时间雷光兹兹,发电量超过之前的五倍都不止。

    当然,这是因李轩才刚修炼雷法不久,他本身积蓄的雷力就不是很多,没成气候。

    关键是这‘赤雷手’携带的雷电,对于女鬼的阴煞,也有着一定的压制作用。

    而就在李轩喜不自胜的往外院走去的时候,他视角的余光却望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是江含韵,这位正皱着眉头矗立在专用于镇压妖邪鬼怪的‘镇妖塔’前。

    她没有刚侦破大案后扬眉吐气的兴奋与昂扬,反倒是神色怔怔,忧心忡忡,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

    李轩稍稍犹豫,还是走了过去:“校尉大人!”

    “李轩?”江含韵当即回神,她诧异的望向李轩:“你怎么还没有回去?不是说了吗?我们明幽都这三天都不需要再值班。”

    这是伏魔总管做的决定,给明幽都所有人三天休沐。最近这些时日以来,明幽都上下也确实是六道司中最苦最累的一群人。

    “是来这边换法器的。”李轩将自己手上金闪闪的手套在江含韵面前晃了晃:“我看校尉大人您在这里站了许久,可是有什么心事?”

    “我能有什么心事?”江含韵很洒然的一声笑,然后又把目光移向了镇妖塔的大门:“只是那头煞尸给我的感觉不太对劲,所以心内略有不安。”

    “不对劲?”这次轮到李轩一阵愣神,他不解的询问:“敢问是怎么个不对法?总不会就是假的吧?”

    江含韵微凝着眼:“那确实是一头尸王不错,可小雷告诉我,它的气味与之前我们遇到的那一头稍微有点不同。”

    李轩闻言之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他想这只四尾灵狐是不是搞错了?难道这南京城里面的尸王还有第二头不成?

    可随后他就意识到这只灵狐不可能撒谎,它在嗅觉上的权威,不是自己能够挑战的。

    且对于一个办案人员来说,最好是用怀疑的目光看待一切,不放过任何一个可能。

    此外,红衣女鬼是在他遭遇血无涯之后才出现,再从女鬼在将军山的反应来看,这桩案子很明显与她有关。可血无涯与那具煞尸的归案,却并没能让这女鬼的执念化解。

    其实李轩一直都想亲眼见一见血无涯与那头煞尸,可一直到这一人一尸被封入镇妖塔,他都没有机会得见。

    “那么校尉大人可曾禀知总管?”李轩已经本能的打起了精神,他意识到对自己来说,这件事还没有结束。

    乐芊芊说过,要解决自身阴煞袭体的问题,那么化解这只守愿灵的执念是最有效的方法。

    “说过了,可我拿不出证据,总管大人最终也只是说他会就此事严加拷问血无涯等人。我还建议再等几天解除城中戒严,可总管没有答应。”

    江含韵皱着柳眉:“我在想,或者真是小雷它搞错了也说不定。”

    她肩上趴着的小雷顿时发出了‘咕咕’的响声,似乎在抗议江含韵的质疑。

    李轩则陷入了凝思:“说来我之前就有个疑问,昨日小雷追踪那灭口之人到秦淮河,说是气味相似之人太多,所以失去了那人的踪迹。我想知道,这里的气味相似之人,是否指那边的青楼女子?”

    “应该是吧?按它的说法是雌性的人类。”

    江含韵不确定的说着,然后她眼神一亮:“差点忘了,这里还有着一条线索。这血无涯案与将军山血祭案的案犯,还没完全缉拿归案。”

    李轩沉吟之后,又用请示的语气说道:“此外卑职还想到那地下暗河看一看,或者能找到其它的线索。”

    “地下暗河?”江含韵却犹豫了:“还是再等两天吧,当时走了好几条邪修残魂,我们的人还在寻觅清剿。你的修为太弱,贸然进入有极大风险。”

    李轩当即就打消了念头,这些邪道术修哪怕是失去了肉体也很可怕。以自己的浅薄修为,搞不好就有被夺舍之忧。

    不过江含韵愿意在这个案子上继续追查下去,对他来说倒是个好消息。

    ※※※※

    就在李轩与江含韵议论的时候,在不远处的藏器楼。那位引导李轩选取法器的典库使,已经走上了第七层楼,然后神色惑然的看着这层楼的中央位置。

    那是一个透明的水晶箱盒,里面则是存着一口悬浮于空的飞剑。而这水晶箱盒不但本身刻满了各种玄异的符文阵列,在它的外层,还贴满了各种样的明黄符箓。

    让这位典库使惊异的,却是那口剑本身。

    ——与之前的色泽不一样了,那足以在瞬息间取上万人性命的惊人煞气,不知为何也消失了大半。

    “你竟将‘赤雷手’给他了?”

    此时一个身影,蓦然出现在年老的典库使身后。这是一个肩宽背阔,有着熊虎之姿的男子,他现身之后,也有些错愕的看着眼前的水晶箱。

    “奇怪?这口剑,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我就是在奇怪,也就是这大半个时辰的功夫,它就与普通飞剑没什么两样了。”

    年老的典库使将白眉微扬,眼中满是不解之色:“仇千秋的大绝灭掌竟是强横至此?能够将血无涯血炼了数十年的煞力一掌轰散?”

    那有熊虎之姿的男子稍稍思索,就不在意地摇了摇头:“毕竟是我们六道司最近些年,最有希望问鼎天位的一位,有这样的掌力也不稀奇。”

    他随后又语声一转:“那‘赤雷手’乃是含蕴武意之物,陆良缘身死之前一身武意升华,并将之融入到了这件器物当中。上面之所以将此物放入我们藏器楼,就是为提携后辈,要在我们朱雀堂寻找合适之人继承陆良缘的一身强横武意。这么宝贵的东西,你竟就这么给了出去?你可知如今这朱雀堂,就有好几个出色的后辈——”

    “这是他们之间的缘法。”典库使没等这位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楼主你是知道的,以这‘赤雷手’的特性,六重楼以下非有大无畏,大英勇,大忠义之人不能视,如果没有这样的心性,这双‘赤雷手’他们是看都看不到的。李轩他既然能看到,那就是他的缘法。”

    “我当然知道。”男子面色复杂,看向了楼外方向:“可我也知道那个李轩,乃是诚意伯之后,一个混账荒唐,浪荡无行的公子哥,这样的人,能够继承良缘他的武道神意?”

    年老的典库使不由笑了起来,他回头看了这男子一眼:“楼主啊楼主,人永远不能只看表面。且即便你我,又如何能谈得上是真正了解自己?只有千钧一发,死生一线之时,才能够见真性情。我只能说,他们之间确实是缘分到了。此器能够得主,实为我六道司的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