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64章 人形核弹仇千秋
    “血无涯?”老人手捋长须,若有所思道:“也就是说,这两案其实可以并作一案?”

    雷云在此处插口询问道:“那么他们藏在何处?”

    他到现在都难以置信,江含韵带着明幽都一群歪瓜裂枣,居然能够找到那群凶犯的下落,甚至还捎带他们六道司满城通缉的血无涯。

    江含韵对这位却没有对伏魔总管的恭敬客气,她唇角一挑,用娇滴滴的女音阴阳怪气地问道:“哟,这不是恋嫂狂人雷校尉吗?之前就听说你们火鸦都已经锁定将军山血祭案的凶手,今天就可以将之拿下,那么敢问你们火鸦都的收获如何啊?”

    雷云脸色臭臭的,根本就不想答话。他身后的冷霜云,则神色平淡的回应道:“抓错人了,那些鬼手宗的人入南京城,的确是在谋划一桩与他们宗派有关的大事,却与将军山一案无涉。”

    这位竟又毫无顾忌的卖起了上司:“说来我们家雷校尉之前还自信满满,说是你们要是真能有收获,他就把朱雀堂门口的石狮一口吞了。”

    雷云的脸色发青,狠狠瞪了下属一眼:“我迟早有一天会把你给换了!”

    “一口吞石狮,老夫当时也有听闻。”

    老人轻笑了笑,然后神色凝肃道:“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含韵,他们人究竟在何处?”

    “在南城的那条暗河!”江含韵眼中微有得色:“人数在四百三十人左右,其中有一大半是小孩。具体的情况,我还未能掌握。我担心惊动了他们,所以吩咐了我的灵狐不得靠近。”

    老人闻言一愣,然后陷入沉吟:“之前我们六道司搜寻过那里,可并无收获,我记得当时是由神相都负责的吧?”

    他随后就掠过此事不提:“不靠近是对的,这些人为掩饰行踪,已经几次行灭口之事,可见其警惕凶残。不过既然还有那么多的孩童,那么这次的行动,就更得慎而又慎。”

    “可我们现在的人手也不够,”江含韵提醒着:“我与血无涯交过手,他的法力其实胜我一筹,我怀疑此人还有其他同伙,此外还有那头接近旱魃阶位的煞尸。”

    旱魃,昔日黄帝之女化为旱魃,所过之处赤地千里。那是已经由阴转阳,达到天位境界的煞尸。

    “这点倒不用担心。”

    老人正说到这里时就神色微动,侧目看向了堂外:“来了!”

    来者是一位中年人,头戴斗笠,外罩斗篷,他也穿着六道司独有的伏魔甲,可那甲胄的颜色却是黄金色的,泛着金质的光泽。

    “仇千秋见过总管!”这明显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物,朝老人行了一礼之后,就直接询问案情:“敢问这边的情况如何?看总管大人的传信,是已经找到那群邪修的下落了?”

    李轩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他老娘刘氏昔日的青梅竹马来了。

    他眼前这位,正是之前白虎堂的副堂主,如今朱雀堂的副堂主,位秩三品的‘伏魔真人’仇千秋——一位据说已快触及天位门槛的大高手。

    ※※※※

    深夜子时,已经结束了入定修行的血无涯,不知怎的忽然感觉心神不宁。元神无数个念头起伏,总是难以平复。

    作为一个经历丰富,几十年来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修士,血无涯只用了不到半盏茶时间,就意识到这是什么情况。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这是《礼记·中庸》的一句话。

    人如果达到至诚的境界,是可以预知事物未来发展趋势的。

    血无涯的元神心念,自然是远达不到‘至诚’之境的,可他如今的修为境界,已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预知祸福。

    血无涯知道自己现在的精神状态,是在预兆着他的感知范围之外,一定是有着不利于他的事情在发生。

    所以他仅在原地沉思了片刻,就霍然起身,从所在的这间半封闭的洞窟里面走了出去。

    “把人召集起来,我们离开这里。”

    这洞窟外守着的,是血无涯的弟子血笑痴。他神色万分错愕的看着自己的师尊:“师尊是在担心独山观?可那边已经没有了活口,据说手尾处理的很干净。”

    “没有活口就未必查不到这里。”

    此时血无涯的目光,又望向了前方。

    ——那是暗河旁的一小块平地,沿河搭着五十多个帐篷。几乎每一个帐篷外,都有一位穿着赤红道衣的修士盘膝坐着。

    “让他们收拾收拾准备走人,至于那些孩童——”

    血无涯眼中闪着不舍与痛心之意:“都丢进河里,全处理掉吧,我估计是带不走了。”

    血笑痴再无二话,可他才刚起身,准备往河对面行去的时候,就听五步之外,传出了一声冷哼:“现在才醒觉,已经晚了!”

    此时一只满是厚茧,外缠黑光,给人以硬朗刚健之感的手掌,蓦然从虚无中探出,轰向了血无涯的胸腹位置。

    血无涯的面色大变,他先尝试避让,可随后就意识到自己无论如何都避不开。那手掌在他神念中,就好像是一座不断膨胀的巨山,充塞着天地,挤压他所有的一切。

    他只能在仓促间后退半尺,然后一道血色剑光如标枪一样从袖中穿刺出去,直接刺向那手掌的掌心。

    可后者以血肉之躯对上兵刃之力,却一点避让之意都没有。一瞬之后,随着一股黝黑的光泽散开,将周围的石层都化为齑尘,那口血剑也在一声哀鸣之后,被远远的震飞出去,无数的血色丝线,不断从四面溢散飞射出去。

    “大绝灭掌!你是仇千秋——”

    血无涯口中吐出大量血液,甚至是夹杂着内脏碎片,可他的身影也借势爆退百丈,试图摆脱仇千秋的追击,可后者却如影随形,一直不离五步之外。而他的第二掌,距离血无涯已经咫尺之遥。

    血无涯却在此刻冷笑道:“今日来的,莫非就只有阁下?”

    此时的血无涯,赫然已经退到了一尊摆放在暗河一侧的金棺旁。随着血无涯发出一声厉啸,那金棺内也发出了一声滔天震吼。那棺盖剧烈震动,似乎下一瞬就会飞腾而起。

    可就在这一刻,一位白发老者,出现在了金棺的上方。他脚下轻轻一踩,就将那动荡的金棺镇压下去。

    “血无涯,汝等血祭九百婴孩之举,可谓人神共愤!”

    老者面色冰冷,他弹指之间无数的丝线伸展而出,往血无涯的身后缠绕过去。后者的脸色瞬时间惨白如纸,眸色近乎于绝望。

    而此刻仇千秋的手掌,已经印在了他胸前。

    “篷!”

    同一时间,在这条地下暗河之外待命的李轩,眼神无比骇然的看着前方那一片腾起的蘑菇云团。

    而下一瞬,一股磅礴的冲击波也横扫而至。

    此时李轩与张岳还好,都能够定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他们旁边的乐芊芊与彭富来,却身影滑退数丈,才勉强站稳。

    “这是仇千秋与血无涯?”彭富来的神色也无比震撼:“只是交手的余劲而已,这未免强的离谱了!暗河里的那些孩子,该不会死绝吧?”

    “不会!”张岳则是摇头,一脸的敬佩:“这就是那位大人的厉害之处,他应是将双方的力量,都导引到地层上方,以确保暗河中那些小孩安然无恙。”

    李轩则是吞下了口中的唾沫,压了压惊。

    他想这威力,怕是比之前世美军300吨TNT当量的B61-12战术核弹都不逊色了。

    这个世界的武力值,真是强的离谱了。他的先祖李乐兴一刀封冻三百里淮河,果然不是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