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40章 仵作的另一个身份
    “弟子以为,他是死于蛇毒,应该是一种剧毒海蛇。”

    李轩胸有成竹的与刘三戒对视:“此人全身肌肉松弛,腱反射较弱,这在一位四重楼的术修身上,很不应该——”

    考虑到腱反射这个现代的名词,在这个时代是没有的,他特意敲了敲死者的膝盖,可见后者的腿部没有明显的上抬动作。

    其实死者在超过一定死亡时间后,是不会出现膝跳反射的。

    可李轩深知自己所在的是个超凡世界,修士们的身体素质都超凡脱俗,几乎每一个四重楼境界以上的修士都得当成超人来看待。所以他们的尸检,也绝不能以常理度之。

    李轩紧接着,又指向了死者暴露出来的心脏部位。

    “他的身体各个部位,都出现严重的紫绀,这是窒息而死的特征。还有这里,心肌横纹模糊,有溶解现象,膀胱内也有棕红色血尿。综合以上,我判断这是一种剧烈的海蛇毒素导致。”

    其实死者还有急性尿毒症的症状与高钾血症,不过症状都较为轻微。

    而海蛇毒素一般都是神经毒素与肌肉毒素夹杂的混合毒素,之前刘三戒施展的几个法术,就是为验证这一点。

    这个时代的仵作都是经验科学,很少著述于文字,各种名词也非常匮乏。什么神经毒素与肌肉毒素之类,都是这个世界没有的。

    就如刘三戒刚才施展的‘验毒术’,灵仵们都是最终通过法术作用下的血液颜色来判断。

    这需要一定的经验,只因在各个死亡的时间段,血液反应出来的颜色都不相同。且无论什么时间段,那些血液的色泽都不是很清晰,需要经验丰富的灵仵才能判断。

    “毒素则来自于他上臂的针孔。这应是一种细入牛毛的针,针孔无红肿、出血,所以疼痛会很轻微。再配合某种麻醉剂使用,死者可能全程都不会有任何感觉。”

    此时李轩又拨开了死者手臂上的衣物,众人仔细注目,果然望见后者的上臂处有一个微小的,不易察觉的针孔。

    “这是弟子的浅见,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老师不吝指摘。”

    “指摘什么?那的确是海蛇毒素所致。”刘三戒看向李轩的眼神中,明显含着几分惊奇与惊喜:“那么李轩你可知,这是哪一种海蛇的蛇毒?”

    这个问题,李轩就有些抓瞎了。据他所知,无论是银环海蛇,还是长吻海蛇,毒素都不会强到这个程度。

    根据他从江含韵那里了解到的情况,死者在狱中还没有任何异样,是火鸦都的人来江宁县衙提审此人的时候,此人才出现窒息的症状。

    而从发作到死亡,总共都不到半刻时间。

    李轩心想这毒,多半是这个世界独有的特产,可问题是他不了解啊。

    这个世界的生物种类很丰富,原身记忆中的海蛇就有十多种,他不知道的更多,李轩哪里能知道这种毒素是来自于哪种海蛇。

    他想了想,然后尴尬一笑:“弟子不知。”

    刘三戒不由一声冷哼:“果然还是不学无术!我以前就跟你说过,要想做好仵作这行当,平时就得多读多看,广博见闻。我之前指定的那份书单,你究竟看了几本?”

    那是一本都没看——

    李轩忖道这真不是他的锅,是原身太懒。他穿越过来后也想好好学习,丰富自己的知识库的,可问题是没时间。

    尤其是揽月楼生变之后,各种样的麻烦事接踵而来,让他无瑕分心。

    刘三戒也不是真的气恼,当他转身面对江含韵与雷云等人时,神色中反倒是含着几分欣慰与欢喜:“大致就如我这弟子所说,此人是手臂遭遇针刺,死于血云蛇毒。此蛇剧毒,一滴毒液,就可在极短时间内毒杀千人。死者体质还算不错,抵抗了一段时间,可惜他修为被封,最终在半炷香内惨死。”

    等到了这位的尸检结果,江含韵、雷云等人一点都没停留的走出了这间仵作房。后者临走之前,又深深的看了李轩一眼,然后一声失笑:“还是有点本事的,不像是传言中的不学无术,怪不得你会带在身边。”

    江含韵记恨这家伙说她江春宫,睨了他一眼之后,就没再做搭理。

    李轩也准备跟上,刘三戒却把他给叫住了,这位直接将一本足有字典厚的书册丢了过来:“这本笔记,乃是我二十多年来的仵作心得,给我好好研习。一个月内必须还我。”

    李轩则神色诧异的看着这位,有点不认识的感觉。

    原身的记忆中对刘三戒的印象是很不错的,可这是建立在李轩原身十天里有七天都在外面鬼混,即便长时间旷课旷班,刘三戒也对他不闻不问的基础上。

    可在李轩本人看来,这位的人品不能说不堪,可也是好不到哪去的。

    根据他了解到的情况,这刘大仵至今以来,已经用他的渠道帮助了不知多少个混子进入六道司。他带出的那些学生也是公认的废材,没有一个堪用的。

    所以误人子弟这个锅,刘三戒是决然甩不掉的。此外这位身为六道司倚重的灵仵,也未能为六道司选拔培育良才,算不上是尽职尽责。

    “我看过你之前的两次尸检宗卷,还算是学了一点儿能耐。”

    刘三戒大概是读懂了李轩的目光,他不由手抚长须,‘啧’了一声:“我收的弟子很多,可真正学了我本事的没几个。绝大多数都是拿灵仵这行当做跳板,进六道司胡混渡日的,他们用不用心学我都无所谓。可我听你近日所为,可不像是要当咸鱼的样子。既是如此,那就不能容你坏了老夫的名声。”

    “学生多谢老师。”李轩莞尔一笑,神色感激的将手里的书册收入到怀中:“一个月我恐怕记不下来,弟子能不能抄录下来?”

    “你想抄就抄!”

    刘三戒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只要注意别损毁了我的笔记就可,好歹是我的心血。”

    他只有两个女儿,是没法把自身这本事传承给后代的,总不能让自家女儿也来当仵作。

    ※※※※

    在告别刘三戒之后,李轩又来到江宁县衙的前堂。

    此时包括刘典史与那位张仵作在内的一众有嫌疑的人等都被看押在此,而其中光是衙役,就有十数人之多,其中甚至还有两位穿着一身‘伏魔甲’的六道司成员。

    李轩顿时神色错愕,心想在这术修死前,有这么多人与他接触吗?

    堂中说话的,正是被雷云与江含韵问讯中的刘典史,这位的眼中现着回思之色:“当时这两位六道司的游徼大人连夜来衙门提审那位无名术修,由于事关重大,我亲自领六名捕快去牢狱,将犯人押往刑房。沿途有数十名囚犯因不满伙食躁动,隔着铁栏伸手拉扯我等的衣物。因走道狭窄,他们有碰触到犯人的可能。然后是从监牢到刑房的那段路,有四名当值的狱卒也有嫌疑,他们四人已在此间。”

    “再然后就是刑房,包括两位六道司的大人在内一共有十五人。其中有十位衙门中的伙计,还有张仵作。”

    “仵作?”江含韵蹙眉,看着堂下跪着的那个年轻人:“你们讯问案犯,为何要找仵作?”

    刘典史忙开口解释道:“是因考虑到可能需动用刑讯,所以下官特意将张仵作叫来。”

    马成功则凑到了江含韵的耳旁:“大人,衙门中的仵作,一般也都是用刑的高手。”

    “可我们才刚把案犯绑上刑架,还没开始审问,案犯就已经呼吸困难,面色发青。”刘典史继续供述着,满脸的苦笑:“我等也尽力施救,连续给他喂了几颗解毒丹,又让人去找大夫。可不到半刻时间,案犯就完全没了声息。”

    李轩听到这里不由一阵懵懂,也就是说,当时虽然是深夜,死者从中毒到毒发也很短暂,可有嫌疑的人林林总总竟有六十多号?这灭口案他们该怎么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