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29章 我的女鬼不寻常
    在李轩验完尸的时候,发现江含韵正在询问刘典史:“最近将军山附近,可有与狼群有关的案件发生?”

    这也是李轩感到疑惑的地方,大晋朝的地形与他那个世界相仿,可以说是现代中国的放大版。

    而如今这将军山附近,虽然不像现代那样人群稠密,可毕竟是靠近南京,富有人烟。

    常理而言,这附近不该有狼群出现。

    ※※※※

    PS:日常一求,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投资,各种求。大家如果喜欢这书,请随手帮帮忙!开荒在这里诚挚感谢!

    “有!今岁以来,共有十二例狼群吃人案,已经有十七人丧生狼口。”刘典史毫不迟疑的答着:“预计这狼群的数量在8到15头之间,在将军山与牛首山之间活动。我曾经下令,命附近的猎人组织围剿,可都没能够找到它们的踪迹。我原本很疑惑,可既然其中有妖狼存在,那也就难怪那些猎人会无果而归。”

    江含韵皱了皱眉,然后询问李轩:“尸体可有什么异常之处?”

    李轩摇了摇头:“除了死亡时间有错估之外,江陵县的尸检很周到。”

    江含韵不觉意外,她对李轩还是不放心,所以在勘查现场的时候,一直都有分心观察李轩,后者的表现让她颇为惊喜。

    “如果二位大人没有异议,就请在这卷宗上附个名。”

    此时那位刘典史,又将一份写满了隶体小字的宣纸递送过来:“我知道如今六道司公务繁忙,不敢劳您二位再走一趟县衙。还有,余下的事情,可否由我们江宁县负责?两头才开了灵窍的妖狼,想必你们六道司也看不上眼。”

    江含韵首先接过,她仔细看了一遍,又迟疑了一阵,还是在纸上龙飞凤舞的画了押。

    然后这份卷宗又传到了李轩的手中,他扫了一眼,发现上面的文字是记载这次案件的前后始末,现场勘察与尸检结果的。

    李轩逐字逐句的读,他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关于他在尸检中提出的异议,公文上也有记录。

    可当李轩接过旁边一位公人递过来的狼毫笔之后,却陷入迟疑。他感觉这案件还有一些不对劲的地方,可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谦之你感觉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尽管说出来。”江含韵目光微闪:“也未必现在就要签字画押不可。”

    李轩猜出这位大概也是心存疑虑,他苦笑着摇着头:“我就只是感觉奇怪,以这位的身家,为何孤身至此?他难道不知这附近有狼群?”

    关于这个疑问的缘由,其实宗卷上也有记录。这位药材商人极其吝啬,他家十年来从未雇佣过武人。所以在山民的供述中,他前来将军山的时候,从未携带过武师。

    即便有安全方面的需要的时候,这位药材商人也一般是外雇镖师,或者请山中的猎户护送。

    ——似乎也能说得通,对于这种小气人来说,没亲眼见过狼群的可怕,是不会舍得花钱的。他在现代社会,也见多了这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

    李轩暗暗哂笑,然后就将手中的笔,去蘸砚台上的墨水。

    可就在这一瞬,他的身后异变突生,李轩只见无数的血色丝线,陡然从他的身侧爆散开来,它们往远处伸展散射,抓捕着之前被李轩召聚在一起,还没有完全散去的死者残灵。

    李轩神色错愕,蓦然转头回望身后,看向他后方两步之外的血色身影。这位红衣女鬼依然僵冷毫无表情,那双血淋淋的眼眶,似乎是在看着他,也似乎在看着远方。

    可那暴散开来的血色丝线,却正是源于她的后背。

    李轩才刚刚在想这是怎么回事?然后他的脑海就好像是被一个钻头砸入了进来,并急速搅动着,让他的头部一阵剧痛,意识昏沉,几乎就站立不稳。

    与此同时,一股奇异的信息,也出现在了李轩的脑海内。

    那竟是一段模糊不清的画面,如老旧的电影胶片一样一一展现在他的眼前。看起来模糊不清,就好像是被打了马赛克,一些地方还有着重影。

    可李轩还是看清楚了,那是一个伤者的视角。他被两头狼扑倒在地,周围群狼唤噬。李轩甚至能够感觉到此人身后两头野狼的重量,浑身上下的伤口以及缺氧导致的剧痛,还有群狼们粗重血腥的鼻息。

    李轩正心想这莫非是死者临终前看到的画面吗?然后他就发现那画面中,出现了一双皮屦。那是用鹿皮制作的鞋子,在鞋子的前方,则似有一层无形的墙,阻挡住了狼群噬咬时溅射过去的血液。

    李轩心中一阵惊悚,然后他眼前的画面就骤然消散。

    而此时江含韵正皱着眉看着他,含着几分担忧,也含着几分惊疑:“你没事吧?看你刚才好像要昏过去的样子。”

    她不能不忧心,毕竟就在之前,李轩昏睡了四天之久。

    “我没事。”

    李轩脸色苍白如纸,他一边在想刚才那女鬼那么大的动静,身边的这几位居然都毫无所知,一边往四周张望着。

    随后他眼神微凝,大步走到了距离尸体七步左右的位置,仔细观察了起来。

    “这是死者最初倒地的地方。”刘典史对于李轩的别生枝节并无不悦,反倒详细介绍了起来:“观这些被压倒的杂草可知,他在前面十步处被扑倒,然后翻滚到这里——”

    “当时的现场应该有第二人存在!”李轩打断了这位典史的话,他的眼神幽深,惊疑不定。只因他在现场看到的痕迹,与那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影像居然完全吻合。

    “第二人?”刘典史皱起了眉头:“我仔细检查过现场,这里没有第二人的足迹,校尉大人也认同我的判断。”

    “可修为高深的武修与术士,有的是不留脚印的办法。比如我们家的校尉大人,如今就可踏雪无痕,四重楼以上的修士,也可用法术短暂浮空。”

    李轩一边说着,一边在一侧的草丛里翻找着,随后又将其中一部分杂草梳理在一起。

    这个时候,他的眼眸微亮,发现了一些让人惊奇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