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24章 寒力+3
    李轩吞下那颗人元丹之后没过多久,他就感到肚腹处一片暖阳阳的感觉。而他的丹田之内,还有一股灸热而又凝实的热流升腾而起。

    可见这人元丹药效上佳,只需吞下去,就可以直接提升人的真元。

    不过对于李轩的功体而言,这部分多出的真元却是属于杂质,是必须将之炼化提纯的。

    李轩这次没敢作死,继续尝试比液氮温度更低,临界温度达到-226摄氏度的液氢,还有临界温度达-267.8℃,已经接近于绝对零度的液氦。

    他之前观想液氮的时候,就知道这是自己的极限了。如果还想更进一步,那多半是真元没修出来,反倒把自己给冻死的结果。

    这修行之道还是得循序渐进,李轩决定先稳一手,把自己的基础打牢再说。

    不过在他体内循环搬运的液态寒气,却可稍稍扩增些许。之前是核桃大小,可核桃也有三六九等嘛,什么狮子头核桃,鸡心核桃之类,大小都是不同的。

    这次的入定冥想,李轩花了不少时间,一直搬运了足足五十三个大周天,才将那人元丹的药力完全榨干。

    最后的收获,让李轩颇为满意。他对这颗人元丹的利用率,至少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以上。获取的真元量,也达到了四天前那一夜的四十二倍。也就是说今天一夜,就相当于他修行了四十二天。

    虽然他这次没能够趁势直接突破第三重楼境界的关隘,未免有些美中不足,可他现在也已半只脚跨入了门,只就真元量而论,他已经接近第二重楼的顶点,而且质量极高。

    不过李轩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他整个人冻得发抖,下腹处就好像有一冰块结在那里。

    幸在李承基已经让人给他拿来了一整瓶少阳丹,李轩连续吞服了九颗,才化解掉四肢百骸中积蓄的寒力。恶果是他下面开始一柱擎天,涨得不行。

    只因这丹药不但能化解寒力,还有着一定的壮阳之效。李轩记忆中,彭富来与张岳没少向他讨要这种灵丹。

    诚意伯李承基让人给他送少阳丹的目的,也是为了让他补身体。

    李轩看着自己的下身非常犹豫,他想动用自己苦练了十年之久的麒麟臂,却又顾忌边上站着的那位血眼少女。

    最终他是忍住了,抱住了被子倒头大睡。

    不知是否之前睡得太久的缘故,这一夜李轩略有失眠,直到接近四更天的时候才睡着,然后在天还没亮的时候,就被贴身长随李大陆叫醒。

    而在睁眼之后,李轩却微微皱眉,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赫然有一股阴寒麻痹之感。

    再当撕开自己的衣襟,发现自己的心脏部位,竟有着一块指甲片大小,惨绿颜色的斑块。

    李轩稍作凝思,就问自己的贴身长随:“李大陆,你可能看得见这里有块斑?”

    后者往李轩的胸膛定定看了一眼,然后就眼神疑惑的摇了摇头:“没有,小的什么都没看到。公子您该不会是又想找借口偷懒吧?小的劝您三思,那天江校尉送您回来的时候,可是当着伯爷与夫人的面,一脚踩碎了大堂用金刚条石彻出来的地板。伯爷也说了,如果公子您再偷懒耍滑,就任由校尉大人处置。”

    李轩则心绪微沉,神色凝然的看向了那依旧飘荡在他床前的女鬼。

    他已知这绿斑,十有九成是与这女鬼有关,就不知他父亲李承基,能否发现这绿斑?

    这天李轩是打着赤膊去后院校场的,他想自己没必要问。李承基如果能够看得见这绿斑,以他的眼力自然就会注意到。可如果李承基看不见,问出来只会让人误会。

    让他失望的是,李承基果然对他胸前的斑点视如无睹,毫无所觉。

    李轩无奈,只能压下了心念内的狐疑与担忧,开始练习‘寒息烈掌’。他的集中力还是很不错的,很快就排除掉所有的杂念,全心全意的投入到了武道修行。

    值得一提的是,李承基果然把校场上的靶子与木人全部换了。那无不都是精心制作出来的上品,不但材质绝佳,还刻有符阵。李轩一刀下去,都只能在上面留下一道浅浅的刀痕。

    不过李承基对于李轩展现出来的寒力,却是满意之极。李轩在寒系真元上的进步肉眼可见,不但真元的量增加不少,寒力的强度竟也比四天前增长了近两倍。他每一掌下去,那些木人都会结出一层厚实的冰霜,从内到外都被冻住。

    与此同时,李承基的眼中也有着淡淡的疑惑。他以前也亲自教导过李轩习武,可他印象中的轩儿,天赋是没这么强大的。

    可仅仅几个呼吸之后,李承基就没在意了。

    以前也不是没有成年之后开窍,天赋大增的前例,像李轩这种情况并不罕见。

    李轩则是眉头紧皱,他在练习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寒力,比他昨日预估的还要强不少。可与此同时,他感觉到自己胸前的麻痹与阴寒感更增。

    此外不知是否错觉,李轩依稀感应到有一股与自身真元相似的寒力,不断的从背后侵入进来,加入到他散布在全身经络内的真元当中,让他的掌力大大增强。

    可惜,李轩的感应能力,还无法进入内视阶段,无法确定这一点。

    他心中的忧虑更增,当天走出诚意伯府的时候,眉头都是紧皱着的,几乎打成了结。直到李轩骑上了马,走出了半条街,发现他的兄长李炎矗立在街角,在等着自己。

    后者见到他之后,直接就将一枚黝黑色的吊坠丢了过来:“拿着这东西,如果你敢丢了,或者损坏,我跟你没完!”

    李轩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发现这竟是一枚雷陨石项链,他不由微微动容:“我记得,这好像是你与嫂子的定情之物吧?”

    记忆中此物的功用单一,就只有辟邪之能,不过却是一件较为罕见的宝物。且正因专一,所以强大。

    事实上,李轩才刚接触到此物,就感觉到胸前的麻痹与阴寒感褪去了不少。

    “暂时借给你用!”李炎撇了撇唇角,神色非常不屑:“老头他信了你的邪,准备从账上抽掉几万两纹银,为你搜罗镇压邪祟的宝物。在这之前,这东西我先暂借给你用用。不过你可得记住了,别让我发现你是在撒谎。”

    李轩神色微怔,然后就笑了起来,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忽然不那么冷了。